咚格拉

信鬼不信神,信魔不信佛

在邮箱里发现了14年8月写的东西,太傻了吧:D



我就那么躺着,在冰凉的地板上,头脑里还是胡思乱想些什么。关于过去,现在,就那么一股脑的乱撞,撞得我支离破碎。小腹传来咕咕的抽痛,在这种抽痛上却有点享受,说不清的感觉正在侵蚀着大脑,慢慢地身体有些发热。



感觉,就是从感觉去看待这件事,我觉得这已经无法挽回,我从开始到现在就这种感觉一直挥之不去。时而觉得自己恶心,时而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,时而又有些患得患失,尽管这些时而只是时而,到最后还是时而。



我其实很想试一试那种写信,写在纸上的信,很微妙,像是灰尘在空气中传播,联系某一种东西的媒介。或是那种提笔就忘记该如何下手一样,我也不知道你是否回去检查邮箱,去看那些灰尘的下面到底藏着什么,或者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会看见这封不明所以的信,带着一点感情,一点失落。或许还没等你发觉,它就已消失在冰冷的程序编辑下面,连灰尘都不剩。